1. 首页 > 财经

山东多家肉夹馍小店名带“潼关”成被告,未被起诉者“提心吊胆”

  原标题:山东多家肉夹馍小店名带“潼关”成被告,未被起诉者“提心吊胆”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首席记者 陈晨

  “开了三四年肉夹馍店,怎么就被起诉了呢?”今年7月初,威海荣成一家小吃店的店主毕卫卫忽然接到法院电话和起诉书:他的店名“斥山老潼关肉夹馍”侵权了一家名为“潼关肉夹馍协会”机构的注册商标。

  在威海,有近10家商户在同一时间被告。山东其他城市也有多家肉夹馍商户先后被告上了法庭。放眼全国,数百家商户因使用“潼关肉夹馍”字样,惹上了相同的官司。

  从天而降的起诉书

  7月初,毕卫卫忽然接到一个电话,他的小吃店因侵权被起诉了。当天下午,他正和妻子马静在自家肉夹馍店里忙活时,一位邮政工作人员忽然上门。

毕卫卫拆开邮件,里面有一张威海市环翠区法院诉前调解通知书,一份民事起诉状和一份公证材料。

  毕卫卫懵了,起诉状上确实是妻子马静的名字。原告潼关肉夹馍协会起诉他们侵害商标,要求他们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4万元。

  “怎么就成被告了呢?”毕卫卫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之前他曾跟当地一家经营潼关肉夹馍店铺的师傅学了手艺,2018年初,毕卫卫和妻子开了自己的小吃店,到工商部门注册时,使用的是“荣成市斥山老潼关小吃店”,门店上的招牌为“老潼关肉夹馍”。

  就这样经营了三四年,期间夫妻二人还另开了一个小吃店,店名同样使用的是“老潼关肉夹馍”。

  开了三四年的小吃店,突然因店名遭到了起诉,毕卫卫和妻子有些害怕。他们赶紧按照调解书上的信息,给调解员打去电话询问,“调解员说,涉及商标侵权的,不止我们一家。”

  庭前调解失败

  二审再次败诉,被判赔偿一万多

  按照调解书上通知的日期,7月9日,毕卫卫从荣成市赶到威海市环翠区人民法院,进行第一次调解。那天他在法院见到了六七名被告商家,他们来自威海的各个区市,所开店名中均有“潼关肉夹馍”字样。

  从第一次调解到8月11日第一次开庭期间,毕卫卫和其他几位商户曾跟原告律师在法院调解过几次,但都没成功。

  “原告律师说,我们要么赔偿4万或5万的经济损失,要么加盟,加盟费至少一万,以后每年还要交钱。”毕卫卫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每个商户的具体情况和被要求赔偿的金额有差别,但总体相近,大家的经历也相似。

  8月30日,毕卫卫再次赶到威海市环翠区人民法院,“法院宣判我们这些商户败诉了,有人要赔一万二,有人要赔一万三。”

  威海市区的商户苏春娟说,据她了解,一审败诉的商户共有7位,后来有一家跟原告调解成功,其他的6家选择继续上诉。

  11月15日,他们收到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宣判结果,维持原判。法院认为这些商户的门口招牌及商品包装袋上的“老潼关肉夹馍”字样与潼关肉夹馍协会的注册商标相同,容易使公众产生混淆,因此构成侵权,应承担赔偿责任。

  “毕卫卫”们再次败诉了。

  200多人的“团结群”

  成员来自全国各地,诉讼进度不一

  “不服就上诉”,这是最初威海这几位被告商户组建的微信群的名字。后来山东其他地区的被告商户陆续加入,目前群成员共有24人。

  毕卫卫说,他一共有两家店,每家店要赔12000元,两家店就是24000元。这笔钱对经营小本生意的他们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

  “有人问了,要是请律师每家至少要拿几千块钱。”毕卫卫算了一下,如果经过调解后能只赔偿几千元,这个钱他们也就拿了。但原告律师比较坚持,现在不得已走到了这一步。

  从收到起诉状到二审败诉期间,毕卫卫还加入一个200多人的“全国老潼关团结群”。他从群内了解到,原来全国各地多家带有“潼关肉夹馍”字样的店铺都被起诉了。

  “群里有快开庭的,有一审败诉再次上诉的,也有像我们这种二审结束的。”毕卫卫说,群中的人数一直在增加。

  企查查显示,潼关肉夹馍协会成立于2016年6月6日,注册资本5万元,法定代表人为王华峰。社会组织类型为社会团体,业务范围包括潼关肉夹馍培训、推广、宣传。发证机关为潼关县民政局。该协会的历史名称为“老潼关小吃协会”。

  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中国商标网信息显示,老潼关小吃协会于2014年4月14日申请注册了“潼关肉夹馍”商标。该商标的国际分类为30,注册公告日期为2015年12月14日,专用权期限从2015年12月14日至2025年12月13日,商标类型为集体商标。

  截至11月25日下午,企查查显示,跟潼关肉夹馍协会有关的开庭公告已经增长到了363条,基本都与侵害商标权纠纷有关。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发现,在这些开庭信息中,潼关肉夹馍协会均为原告,被告涉及全国至少18个省和直辖市,多个区县城市。其中山东的泰安、青岛和威海有多家商户显示成为了被告。

  原告代理律师:侵权行为已进行公证

  毕卫卫在收到调解书和民事起诉状的同时,还收到了一份公证材料。威海的另外5家商户和烟台的3家商户均表示,他们也曾收到相似的起材料。

一份落款为山东省济南市钢都公证处的公证书显示,申请人为济南钜福华知识产权有限公司,公证事项为保全证据。申请公司的代理人于2021年3月9日来到公证处称,市场上某些商铺的店面照片涉嫌侵犯潼关肉夹馍协会商标专用权,为固定证据,请公证处取证。

  2021年3月13日,两名公证员跟随委托公司代理人来到毕卫卫经营的店铺。代理人以普通消费者的名义微信支付18元买了两个肉夹馍,并取得小票。后对店铺的外景、店内营业执照、店内的环境和购买的肉夹馍进行了拍照。

  这些都被当做证据,写进了民事起诉状中。

  毕卫卫懵了,“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我们完全不知情。”

  苏春娟也表示,他们威海包括烟台和青岛的商户收到的公证材料,取证时间都在三四月份,所有商户都不知情。

  为了避免出现二次侵权的情况,在7月9日第一次庭前调解后,毕卫卫将门店招牌山的“老潼关”三个字抠了下来,只留下了“肉夹馍”三个字。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个多月,期间总有熟悉的人问起。后来毕卫卫和妻子给店铺想了一个新的名字,“珍珠巷肉夹馍”。

  毕卫卫说,这个名字是随便起的,他们正在找人起一个更合适的名字。

  11月25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拨打潼关肉夹馍协会的公开电话,一直提示正在通话中。此外记者注意到,该协会官网疑似被入侵,网站满屏黑色,滚动着“无良协会”的绿色字体。

  根据毕卫卫提供的信息,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联系到原告代理律师山东东方未来律师事务所李海铭。李海铭表示,他只负责威海地区的案子,“有9、10件吧。”李海铭表示,这些商户的商标侵权行为已进行过公证,“这批案子法院已经判完了。”

  潼关肉夹馍协会相关工作人员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该协会从2020年12月开始委托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全国商标维权,初衷是希望所有做“潼关肉夹馍”的商户都能加入该协会共同发展。

  济南商户:还未收到起诉书,整天提心吊胆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在大众点评APP定位济南后,搜索“潼关肉夹馍”发现,店名带有该字样的商家有数十家。

  11月25日上午,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致电济南市市中区一家名为“老潼关肉夹馍”的商铺。商户表示,自己不担心被起诉,因为几年前自己到陕西学了手艺,并交了3万元的会费,回济南后开了这家店,“之前说的是以后每年交2000多元的管理费,但因为跟陕西隔得比较远,管理起来不太方便,所以这两三年就没交这个钱。”

  随后记者致电济南市天桥区一家名为“潼关肉夹馍”的商铺。店主左先生说,他并没有收到起诉书,但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每天都提心吊胆的。”

  左先生说,前几年他去陕西学习手艺后回到济南,开了这家小吃店。当时去工商部门注册时,本想用“潼关肉夹馍”注册,但被告知注册不了,于是用了其他名字。门店装修时,左先生用了“潼关肉夹馍”的招牌。

  “店开了两年了,一直好好的,没想到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左先生说,他联系到附近几家同样带有”潼关肉夹馍”字样的店铺,大家虽然都没收到起诉书,但都很担心。

  “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要是被起诉了,那就只能应诉。”左先生说,潼关是一个地名,一家协会把这个名字注册下来当做了商标,不准其他人使用,这非常不合理,“全国这么多商户把潼关肉夹馍这个招牌打响了,现在他们注册下来不让我们用,用的话还得交钱,这太不公平。”

  律师说法:

  协会以维护商标权名义过度追求经济利益

  是对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误读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钟兰安表示,我国商标法第十条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或者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组成部分的除外。”由于“潼关”系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仅仅使用“潼关”并不构成商标侵权。

  陕西潼关肉夹馍协会于2014年注册了集体商标“潼关肉夹馍”。该商标由红色图形标志加文字”潼关肉夹馍”组成。若商户仅仅使用了文字“潼关肉夹馍”,与该协会注册的商标存在显著差别,不会使得普通消费者对此产生混淆和误认,则并不构成侵权。此外,根据我国商标法“在先使用”的规定,若商户在肉夹馍协会申请该商标之前就已经使用了”潼关肉夹馍”字样,则可以继续在原有范围内继续使用,不构成侵权。

  有商户质疑协会暗中取证并公证的做法,对此钟兰安表示,这种做法是在知识产权维权中常见的做法,并不存在违法之处。当如,若协会在起诉之前先书面致函商户,要求协商解决,更为恰当。

  毕卫卫等商户不服终审判决,钟兰安建议他们下一步可以向当地的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要求更高级别的法院重新审查原审判决是否恰当。还可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潼关肉夹馍”商标无效申请。

  钟兰安表示,败诉的商户应当遵守法院的判决,如果不缴纳罚款,则法院有权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并将商户列入失信名单。

  此外钟兰安认为,在潼关肉夹馍协会发起的数百起案件中,可能存在着对知识产权保护的误读。目前,国家日益重视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的本质是保护创新。在本案中,“潼关肉夹馍”作为地方知名小吃,该名称早已长期存在。潼关肉夹馍协会将历史发展过程中长期存在的食品名称,申请为集体商标,要求集体成员统一产品和服务的质量与标准,为消费者提供更为优质的产品服务,将该地方知名小吃承载的悠久历史文化发扬光大,原本是件好事。但是,在实践中,我们发现协会以维护商标权的名义,过度地追求经济利益。这不仅损害了市场公平竞争的秩序,也与我国保护集体商标的目的发生冲突,更是对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误读。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文章来源: http://www.winnerrich.com.cn/caijing/2479441.html

标签:

本文由河南资讯网发布,不代表某某资讯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