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科技

拉夏贝尔要破产?4万人涌进直播间“薅羊毛”,供应商:快倾家荡产了

  不少网友都知道*ST拉夏被申请破产,围观直播间想“捡打折货”。

  作者-幸雯雯 武佩璇

  11月24日,成为很多人青春记忆的服装品牌拉夏贝尔(*ST拉夏,603157.SH)传出了要“破产”的新闻。

  根据*ST拉夏公告,由于未能及时偿还欠款,三位债权人向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新市区法院”)申请对*ST拉夏进行破产清算。

  消息一出,迅速登上热搜,很多网友表示家里还有拉夏贝尔的衣服,并且困惑道“怎么突然倒闭了呢?”

  值得一提的是,时代财经发现,11月24日中午,4万人涌进拉夏贝尔淘宝旗舰店的直播,围观直播间想“捡打折货”。

  对于*ST拉夏来说,经营不善已经是其很长时间的代名词了。

  “我已经上诉了,你们两年前就应该报道了,现在来问有什么用?他们都要收摊了!”被拉夏贝尔拖欠货款的供应商东莞市政宏织造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陈胜华气愤地对时代财经表示。

  陈胜华甚至不愿意提起究竟被欠了多少钱,但像他们这样的供货商还有很多,常熟市古里镇淼泉老陈沙发厂的老板陈叙元坦言道,“拉夏贝尔拖欠货款快让他们倾家荡产。”

  时代财经发现,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ST拉夏的负债合计达到了38.6亿元,其目前资产总计28.89亿元,资不抵债已成为事实。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官司缠身,债台高筑

  曾经坐拥近万家门店的“中国版ZARA”拉夏贝尔,正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创。

  根据*ST拉夏公告,其债权人嘉兴诚欣制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兴诚欣”)、海宁红树林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树林”)、浙江中大新佳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中大”)(上述三方合称“申请人”)向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新市区法院”)申请对*ST拉夏进行破产清算。

  公告显示,*ST拉夏需向红树林支付款项722万元,向浙江中大支付货款及保证金共计497万元。另外,天眼查显示,*ST拉夏与嘉兴诚欣的加工合同纠纷,前者未履行金额高达1934万元。此次被申请破产清算,*ST拉夏共涉及未偿还金额合计高达3153万元。

  申请人均表示,*ST拉夏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ST拉夏则回应称,申请人的请求不符合相关法律程序,“公司的破产案件一般应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申请人向新市区法院(基层人民法院)申请公司破产清算,其请求不符合相关法律程序。”

  同时,*ST拉夏还表示,未收到法院有关本次破产清算的任何裁定,将及时向新市区法院提交破产清算的异议申请,以及将继续积极与债权人、法院等进行沟通,争取尽早消除不良影响,尽最大努力维护公司、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的利益。

 图片来源:*ST拉夏公告 图片来源:*ST拉夏公告

  可悲的是,*ST拉夏的大供应商还可以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有机会把钱要回来。但更多的是未必能优先收到偿还款的小供应商,而*ST拉夏能做的极其有限。

  “很惨啊,我们只是一家很小的厂,现在被拉夏贝尔搞得倾家荡产了。”11月24日,*ST拉夏一供应商常熟市古里镇淼泉老陈沙发厂(以下简称“沙发厂”)的老板陈叙元难过地感叹道。

  据陈叙元介绍,沙发厂此前帮*ST拉夏制造定制沙发,供门店使用。订单货款约40多万元,但*拉夏拖欠货款超过两年,至今还在“赖账”。

  “我们发票开好了,寄了过去。期间一直给他们一个姓黄的经理打电话,他一直说没钱,还跟我们讨价还价,最后迫不得已,我们减到30万多一点,他们还是还不起。”陈叙元说。

  还有许多跟陈叙元相同遭遇的小供应商。

  “我们还去他们上海总部想把钱要回来,在闵行区莲花南路那儿,看到很多供应商堵在大门口,不让公司的人走。黄经理现在也不接我电话了,估计也走了吧。”陈叙元告诉时代财经,“他们最后连货都不要,叫我们便宜点卖掉,但那些沙发款式一般老百姓不会用,卖也卖不出去。”

  直到现在,拉夏贝尔下单做的定制沙发依旧堆在沙发厂的仓库里,积满灰尘。

  与拉夏贝尔有债务纠纷的还有东莞市政宏织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政宏织造”)。提起拉夏贝尔的欠款,政宏织造的负责人陈胜华很生气说道:“你们两年前就应该报道了,现在来问有什么用?他们都要收摊了。”

  *ST拉夏10月28日的公告显示,截至目前,因涉及较多诉讼案件,*ST拉夏及下属子公司共计14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约为1.26亿元;下属17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涉及案件执行金额合计约6.73亿元;因涉及31项诉讼案件影响,导致公司4处不动产(截止2021年9月30日的账面价值合计约为17.01亿元)被查封。截至目前,该公司累计涉及未审结/未调解诉讼案件58起,未决诉讼案件涉案金额约为5.3亿元。

 图片来源:*ST拉夏公告 图片来源:*ST拉夏公告

  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ST拉夏的负债合计达到了38.6亿元,而其目前资产总计为28.89亿元,资不抵债已成为事实。

  11月24日,时代财经致电*ST拉夏证券部并发送邮件,相关负责人回复称,“公司正积极筹划债务豁免、债务打折、债务展期、以货抵债等各项债务解决方案;并积极通过剥离非核心业务及相关资产,强化应收款项及时回笼,加大库存清理力度,尽最大努力缓解流动性压力,保持基本生产经营及核心业务的稳定。”

  上述负责人还表示,公司将继续认真研究对策,积极筹划推进资产剥离、债权债务重组、引入外部投融资及完善内部控制水平等措施,全力以赴争取撤销风险警示,以维护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

  大量关店,人去楼空

  成立于1998年的拉夏贝尔是一家多品牌时装集团,主营大众女性休闲服装,是国内首家A+H股的服装企业,旗下拥有La Chapelle、Puella、JACK WALK等多个女装、男装及童装品牌,其设计的欧洲风格服饰一度深受女性喜欢,被称为“中国版ZARA”。

  对于*ST拉夏被申请破产的消息,邓颖(化名)表示在意料之中。

  60后邓颖是拉夏贝尔的忠实“拥趸”,“我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关注它,以前算个大牌子,我每次跟朋友逛街一定会逛拉夏贝尔。”后来,选择的品牌多了,莎妮依然对拉夏贝尔情有独钟,前两个月才在它广州岗顶店买了三四件衣服。

  “但现在年轻人选择可多了,都不怎么会关注到拉夏贝尔。”邓颖告诉时代财经。

  11月24日,时代财经前往拉夏贝尔位于广州番禺区和天河区3家门店,发现专柜早已撤走。

  拉夏贝尔广州奥园广场店的店面目前已被另一个女装服饰品牌EMU租用,其导购员告诉时代财经,拉夏贝尔大约在一年前关店。正对该店面的一个护肤品专柜以及奥园广场物业工作人员均确认,拉夏贝尔奥园店已撤走约一年,“他们家人很少,生意不太好,撤走了。”

  不仅如此,位于闹市中广百百货天河中怡店的拉夏贝尔专柜也逃脱不了关店命运,同样换成EMU专柜。甚至,广州市中广大厦物业工作人员告诉时代财经,拉夏贝尔此前位于大厦24层的办公点也在去年搬走了。

广百中怡店原拉夏贝尔专柜位置(时代财经摄)广百中怡店原拉夏贝尔专柜位置(时代财经摄)

  值得一提的是,时代财经发现,11月24日中午,4万人涌进拉夏贝尔淘宝旗舰店的直播。不少网友都知道*ST拉夏被申请破产,围观直播间想“捡打折货”。

 图片来源:微博 图片来源:微博

  “今天看直播的人特别多。放心,我们还是正常下单,正常发货。”主播对屏幕前的粉丝说。一件原价699的外套在直播间专享价为399元,不到半小时,仅有的10个优惠名额被消费者迅速拿下。

 拉夏贝尔淘宝店直播 拉夏贝尔淘宝店直播

  一上市就走下坡路

  就像政宏织造的陈胜华所说,拉夏贝尔的危机并不爆发在今日。其实早在2017年拉夏贝尔在A股风光上市后,便开始一路走向下坡。

  2017年仅是净利润下滑,2018年便开始出现亏损。2018年*ST拉夏的营收同比增长13%,达到101.76亿元,归母净利润由4.99亿元降至-1.6亿元。

  根据*ST拉夏2018年的年报,在这一年,*ST拉夏开始缩减门店,门店数量由2017年末的9448家降至2018年末的9269家。

  而到了2019年,*ST拉夏的境况变得更加糟糕,2019年度营收下滑至76.66亿元,亏损金额大幅增加,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了1258.07%,亏损21.66亿元。

  因连续两年亏损,2020年7月1日起,拉夏贝尔A股股票正式“戴帽”,其A股股票简称变更为*ST拉夏。

  而截至2020年末,*ST拉夏的门店只剩959家,三年之内关闭了8489家门店,相当于关闭了近90%的门店。

  此外,为了解决大规模存货带来的现金流压力,*ST拉夏采取了按款识别、优质筛选、组合打包、匹配渠道等一系列措施,与爱库存、、抖音等电商平台进行深度业务合作。2021年中期财报里,*ST拉夏提到已经通过以货品抵偿债务方式实现债务重组收益约6000万元。

  尽管如此,*ST拉夏的资金捉襟见肘。实控人邢加兴之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还占用了公司950万元资金,截至目前还未偿还。

  2020年公司使用A股闲置募集资金5000万元暂时补充流动资金,使用期限从6个月延长至12个月,截至目前仍未归还公司募集资金银行专户。

  2021年前三季度,*ST拉夏的亏损有所收窄,当期归母净利润为-2.89亿元。但如果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仍为负值,*ST拉夏将被终止上市,截至2021年9月30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约为-8.96亿元。

  *ST拉夏于2017年9月25日上市,其股价于2018年6月6日站上21.93元的最高点,当时市值为120.81亿元,此后股价便开始迅速下跌,2018年10月份,其股价跌破10元,2019年虽有小幅上涨,但一直徘徊在10元左右。

图片来源:同花顺图片来源:同花顺

  到了2021年,*ST拉夏股价一度跌至1.21元,年中最高仅为3.73元。截至11月24日收盘,*ST拉夏涨1.3%,报收2.34元/股;拉夏贝尔(06116.HK)涨3.57%,报0.58港元/股。

  (广东时代传媒集团出品)

文章来源: http://www.omd168.com/keji/2456735.html

标签:

本文由河南资讯网发布,不代表某某资讯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